02

我,真的喜欢粉毛的孩子啊!

我。橡皮泥十级玩家(bushi)

第三帝国版宫心计
受宠爱的贴身侍女帝(喂)与高分位的

这是不是意味着,副官曾经(并且现在)看/光过元首很多次(还会继续看下去)呢(ಡωಡ)

女仆小夜(?)
变小的哥哥和小夜
小夜♀

咸鱼的挣扎

1.本人新人,刀只涉及自己有的。
2. ooc必然存在。
3. 第一人称。
Ok?     

           在我升高三的那一个假期里,一只面带红纹的狐狸从窗口跃进了我的房间。                                                                             
           我有礼貌听完了它的一通安利之后,感到了深深地心累。我身为一位接连三年被评为优秀共青团员的未来党员,是坚定地无神论者。于是选择有礼貌的把这个试图让我背叛信仰的会说话的狐狸请出了窗口。        

           毕竟我只是一个梦想成年即入党的普通女孩而已呀。  那个狐狸恐怕只是幻觉吧。      

            直到第二天,一个身着制服的男性带着证件敲开了我家的大门。         

           他用党员证和我讲道理:这其实是一个有神明的世界。同时,为了保护历史,成为魔法少女吧。                   

当我问他,为什么要保护霓虹历史时,他露出了一个慈祥的微笑,告诉我:这当然只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的历史。         

有道理。         

就这样,我莫名其妙的离开了主世界,前往了那个在到达之前都不太相信的空间。

还是那只狐狸,它看起来有点怕我,可能是因为我昨晚把它扔出了窗口。但它依旧尽职尽责的带领我巡视了这个将要属于我的本丸。说实话,这里很大很美,但是极度空旷,毫无生气。

狐之助,也就是那只狐狸用它有些尖细的嗓音大声辩解:“不是的,大人。日后它会热闹起来的!”它看起来很紧张,生怕我扭头就走。但其实我这个人责任心挺强,干不出这种事。不过看它在哪着急也蛮有趣的。我眯着眼睛想。

“大人,请一定要先为自己起一个代号吧!”,狐之助继续用那种尖细焦急的声音说“也请一定不要忘记,不要把真名告诉付丧神们!”它看我点了头,又领着我去到刀匠那儿指导我如何锻刀,我也不太懂,随手就输了四个888进去,多吉利呀。

然后我看着那小山一样的玉刚木炭目瞪口呆。我说到底只是一个普通的15岁少女呀这么多东西……

狐之助看着我呆在那里,才好像突然反映过来一样,高亢地尖叫了一声,红纹狐面上凹出了一个抱歉的表情“……大人!我应该先为您安排初始刀的!万分抱歉我实在是忘记了!”

我……我无话可说,但还是得说:“那……那好吧……现在安排也不晚嘛对吧……”狐之助却好像被安慰了一样,一边碎碎念着奇怪的话,一边把五位美貌度都很高的男性的照片放了出来。我第一时间就被那个神奇的铃铛吸引住了,特别想拿来拆开看一下,但在狐之助的催促下,指了一个金发小伙子。

一般来说的话,这种金发碧眼的配色一般都是元气天使啊!

我看着这个比我中考前还丧的付丧神感到了尴尬。他开口就是仿品什么的……我可怎么接话啊……可以说我们老师的名言【家庭就是一台打印机,你们的父母就是底本,而你们只是打印稿而已】来安慰他吗?大概就是……我也算是一个复制品的意思?

哇呜他的表情更难看了……我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觉得事情不妙,快速调转话题:“山姥切国广君,那些材料就是在是拜托您了!”

英俊的金发打刀闻言便转身去搬东西,他的速度很快,看起来很多的一大堆东西(其实也确实很多)他一个人很快就通通扔进了炉子。其实我蛮好奇看起来那个小一个炉子到底是怎么装下那么多东西的,而且!刀匠看起来也是超小一个诶!那么大一个锤子,比他还要高!

我想问狐之助,但是这个狐狸也说不清楚,反倒是刚刚召唤出来的山姥切国广说大概是一种阴阳术,也算是给我一个解释。

我眯着眼睛看着走在前面带路的打刀,他披着破破烂烂的披风,但阳光一样颜色的头发还是会从里面露出来。

哎呀,还真的很可靠啊。我随口感慨到。 接着就听见他小声地唠念着些“仿品”“没有价值”之类的话了。

“嗯嗯”我在后面好脾气的应着“但是我现在也只能依靠山姥切国广君哟。所以请一定要相信自己此时的价值哦。”

嘿呀国广君!你走那么快我哪里跟的上啊!     

有没有喜欢小夜的同好呀(暴风哭泣),我们互割腿肉嘛QAQ